ayci 2m2k un4h im4k 6wiq moae a4q2 u468 pzf9 4siy
上一页 | 直死无限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090 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砰”

    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应声关上了。

    方里离开了这个办公室,刚想往一年D班的教室移动时,一个人又是从其背后叫住了他。

    “没想到既然是行车记录仪。”

    龙园翔从方里的背后走了过来,将手插在了口袋上,来到方里的身边。

    没有看向方里,龙园翔如没有将这一次的失败放在心上一样,冷然一笑。

    “你的运气不错。”

    运气。

    龙园翔将这一次的失败,全部归功到这一因素上面。

    但这不是龙园翔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而是事实如此。

    若不是榉树购物中心的运输货车的行车记录仪刚好拍下了这一次事件的重要影像,方里根本洗脱不了罪名。

    至少,龙园翔是这么想的。

    “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是我的大意,能够察觉到这一点,你也算是不容酗。”

    龙园翔就抛下了这么一句话。

    “不过,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幸运的度过难关了。”

    说完,龙园翔连看都不看方里一眼,直接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

    “你们给我听着,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必须一口咬定是七夜方里对你们行使了暴力。”

    这样的一句话,传入了龙园翔的耳中了。

    这是一个来自于手机的录音。

    而且,录的还是龙园翔的声音。

    龙园翔不可能不认识。

    这个声音,这句话语,正是暴力事件发生以后,其在榉树购物中心的KTV里对石崎大地、小宫叶吾、近藤铃音三人所说的。

    就是这么一个录音,让龙园翔的脚步豁然一滞,表情亦是凝固在了脸上。

    而那录音还在播放。

    “那校方让我们找出七夜方里动手的证据这件事情呢?”

    这是石崎大地的声音。

    “谁管他啊?我的目的只是要七夜方里败在我的手中。”

    龙园翔自己的声音同样非常清晰的响动了起来。

    “既然要诬陷,那就得做的彻底一点,如果你们露出了半点马脚的话,那到时候,我会下比之前更重的手,明白了吗?”

    录音就到这里结束。

    可是,周围的空气却是随着录音的消失,变得一片死寂。

    龙园翔已经完全沉默了。

    紧接着,龙园翔才缓缓的转回了身,看向了方里。

    只见,方里正拿着手机,将刚刚播放的录音给关闭似的,一边操作界面,一边淡淡的出声。

    “我早就说过,在此之前,我没有想过用行车记录仪的影像来洗刷罪名。”

    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发现行车记录仪的影像是在昨天,注意到高度育成高帜对外开放时间是在前天的假日,但受到你的邀请的时间却是早在一周前。”

    方里便拿着手机,抬起头,看向龙园翔,讥讽般的开口。

    “你觉得,我会优哉游哉的等到解决事情的证据自己出现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里既然一直都让D班的人别自己操心,自己亦是没有任何行动,就这么坐视审议的日子的到来,当然不可能什么底牌都没有。

    正是因为入手了这段录音,方里才一直都那么游刃有余,从没担心过自己会在审议上落败。

    也就是说

    “因为幸运才度过了难关?你也未免错得太离谱了吧?”

    方里不以为然的说着这样的话。

    “第一,你的落败不是因为我的幸运,你的不幸。”

    “第二,这也根本算不上难关。”

    “别太看得起自己了,龙园。”

    平静的话语,如带刺的荆棘一般,刺入了龙园翔的内心。

    龙园翔这才明白。

    打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注定了会落败。

    “你是怎么拥有那段录音的?”

    龙园翔没有失去冷静,反而盯向了方里。

    这是龙园翔此时此刻产生的两个疑问之一。

    “当时在场的只有C班的人,躇又是在榉树购物中心的KTV包房,我们没有提前预约,而是过去以后才开了包间,直接使用,你根本就不可能在那里面录下音。”

    龙园翔露出了有些冷酷的笑容。

    “除非,我们C班里有被你收买的叛徒。”

    这是龙园翔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可能性。

    被自己用恐怖所统治的C班里,居然出现了叛徒?

    这件事情,让龙园翔露出了可怕的表情。

    然而

    “收买?”方里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如此说道:“需要这么麻烦吗?”

    没错。

    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只要是我想潜入的地方,谁都别想发现我。”

    这句话,方里即没有以充满自信的口吻说出来,亦没有携带高高在上的傲然,只有仿佛理所当然一样的平静。

    而乔这种平静,让方里的话语的说服力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连龙园翔都不自觉的开始相信了方里的说辞。

    相信其是靠自己的能力,偷偷的潜入了当时C班所在的KTV包房里。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龙园翔始终想不明白。

    为了以防万一,开了包房以后,龙园翔甚至连服务员都没有驱使,而是让班上的家伙自己去瘸物和饮料。

    所以,龙园翔可以肯定,当时,除了C班的人以外,其余人都不曾进入过那个包房。

    事先在那里安装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那更不可能。

    龙园翔已经说过了,他并不是预约,而是直接带人过去,包房是随机选的,进入以后就直接使用,怎么可能有人提前知晓C班会使用哪个包房,并在其中做手脚呢?

    难道是聚会前有哪个蠢货走漏了风声,在身上被做了手脚,将窃听器或者是录音笔带进包房里了吗?)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不然的话,那就只剩下出了叛徒这个可能性了。

    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型代表。

    自以为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奥妙,可龙园翔哪里知道,就如同方里所说的那般,他真想潜入哪一个地方,谁能发现呢?

    至少,龙园翔与C班的那些学生是绝对不可能发现的。

    方里就是当着龙园翔的面,在暗中将这一段对话亲手录了下来。

    所以,龙园翔是精明,只是错估了方里的能力。

    这个人不会想到,即使是戒备森严的军事重地,方里都有办法只身一人潜进去,将其炸飞上天。

    这才是得到了「七夜」之名的男人的能力。

    不知道这一点的龙园翔,只能抛出自己心帜第二个疑问。

    “既然你有这样的一段录音,为什么不在审议上使用?”

    这就是龙园翔想不通的第二个疑问了。

    [记住网址 www.555zw.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